almost 3 years ago

展示在近年來開始成為大家爭相辦理的活動,台灣有各式各樣類型的展覽在不同的場域發生,除了美術館、博物館舉辦的展覽外,而文學展也不免俗地成為其中之一。文學展由文學出發,透過策展的過程,成為一個展覽。展覽經過觀眾參觀後瞭解文學,成為一個詮釋循環(蘇淑雯,2009)。

文學與文學展的困境

在探討文學策展之前,必須先探討文學目前遇到的某些狀況,這些狀況影響了文學展的呈現及何謂文學展。文學首先面對的是文學市場萎縮。文學市場萎縮有許多因素,首先是書籍市場的萎縮,文學書籍為書籍市場的一小部分,亦深受書籍市場萎縮的影響。

其次,觀察市面上的文學書籍,似乎都有一定的面貌,什麼樣的作品被歸類為文學?如果文學有固定的樣貌,然而在定義「何謂文學作品的問題上」,文學似乎存在著某種門檻,在這門檻之內才會被視為文學。而這個門檻又是由誰決定的?誰決定那些是文學、那些不是文學?決定這個門檻的人,掌握了作品的能見度,作品必須通過這個門檻才會被視為文學。當我們在思索文學市場的萎縮時,是否應一併思索文學是否有其他的可能?試圖拓展文學的可能性,吸引更多讀者。

第三,閱讀文學作品的樂趣之一,是讀者透過文字展開想像,在閱讀文字的過程建構出文學中的世界。但現今一般大眾似乎缺乏想像力,因此難以文字做為想像的媒介,試圖進入文字建構的世界。可能是現代慣於影像的敘說方式,對文字的述說方式及建構想像的方式較不熟悉,進而逐漸降低這種能力。

除了對文字的理解度降低外,另一個因素是這些人是否願意相信文字能帶來不同於影像的體驗?這些人因種種因素怯步於文學作品之前無法相信文字能帶來的感受。這些打從心底無法接受文字,如何讓他們重新接觸文字、重新體驗文字能帶來的感受正是推廣的關鍵。

正因文學遇到這樣的困境,許多有志者開始「推廣文學」,利用講座、活動等等不同的形式推廣文學,希望能吸引更多原先不喜歡文學的人接觸文學,而展覽不失為推廣文學的方法之一。文學展在推廣文學的功能之外,是否有它身為文學展自身的主體性?將文學展視為一個主體時,更需要全面的考慮文學展示的各面向,思考誰需要文學展?為何舉辦文學展?為何採用這樣的方式策畫文學展?希望藉由這些問題能更釐清文學展的各種面向。

策展是甚麼

這幾年台灣的文化圈有個很有趣的現象,會從各種專業領域借詞使用。但是在運用這些詞彙的時候,沒有充足的理解發展的脈絡及詞彙的原意,曲解了詞彙的原意,這個現象亦發生在策展、策展人等詞彙的概念。而近年策展人這個詞彙廣泛的出現在台灣的社會中,許多人覺得策展人的稱呼具備了專業的權威與發言權,於是許多地方開始出現、使用「策展人」。但是卻沒有深入理解策展及策展人的意義及功能。

策展到底是什麼?策展是將現今的研究成果跟知識體系加以整理,並以視覺化的方式呈現於大眾之前,因此策展其實是個去蕪存菁的過程。策展人在這個去蕪存菁的過程中,必須透過自已的知識脈絡跟他所關心的主題,將資料完全消化,將議題脈絡整理出來。同時,必須思考這個議題脈絡如何在展覽空間呈現,如何以視覺化的方式呈現。上述這些工作,取決於策展人對議題的掌握度及如何操作、執行議題,最後達到讓觀眾透過展覽瞭解策展人所提出的觀點這個目的。

在這種策展的操作上,將文學策展放入策展的脈絡中。文學策展是一個將文本、創作者相關的研究資料整理成一個有系統有脈絡的資料,並以視覺化的方式讓觀眾瞭解的技術。

但在這個過程中,文學展需要面對的問題與視覺藝術大不相同。在視覺藝術的展覽中,除了展覽概念的論述外,視覺藝術可以直接讓作品面對觀眾。在文學展中,卻無法直接將完整的作品放在展場內讓文本直接面對觀眾。一篇散文可能有幾千個字、一篇小說可能幾萬字甚至更多,這麼多的文字量不可能完全呈現在展場中。因此,文學展示無法採用視覺藝術的展示手法,必須經過更多設計。

文學展必須經過更多設計的時候,會產生一些問題。文學展以承載文本的載體作為物件,這些承載文本的載體多為手稿、書籍,這些文物放置在展櫃裡時即呈現一種狀況:這些手稿、書籍裡的文字不是提供給觀眾閱讀。但是文學展中最重要的文字可能就在這些文件中,這些書籍、手稿在展櫃中的功能轉為提供觀眾作為佐證,告知觀眾這些資料跟展示有關。手稿更可以讓觀眾直接觀看作品誕生的原貌、作家的筆法,並從中感受作家的個性及作家寫作當下的情感,更可以從作家刪改的過程中瞭解作家構思的過程(陳佳利,2001) 。

第二,文本中有一部分很重要的就是文字的運用,如何以視覺化的方式呈現作家使用文字時的巧思,也是文學展中重要的一個課題。除了文本本身外,文本相關的研究資料也有許多在描敘文本中使用的文字技巧,由此可知文字運用在文本中的重要地位。現今,常常以「該作家的文字以溫潤為主要特色」這類型的描述來說明文本特色,但是這樣的描述對不認識文學的觀眾而言,其實是很空泛的詞彙。如何讓觀眾在觀看展覽的過程中,體會到作家運用文字的巧思也相當重要。

最後,還有一個問題是文學展的展覽內容的資料量相當多,如何在策展過程中將這些資料消化完畢,並整理成策展脈絡,對策展人來說是一大挑戰。陳佳利 (2001)指出參觀文學博物館除了可以透過年表與解說文字瞭解作家的創作背景與文學成就外,也可以經由展示的文物、手稿與作品,具體瞭解作家的創作環境、過程與時代脈絡。除了對作品及作家本人的介紹外,文學展也隱含了作家的創作環境、過程及時代脈絡於此,這麼龐大的資料如何讓觀眾消化完畢,並且有所體會。而策展人如何在策展脈絡中,讓這些資訊能被觀眾接受?

文學展示

文學策展有不同的策展方式,也會呈現不同的面貌。文學展示有許多不同的面貌:除了策展人以研究發現等為主策劃的方式外,也有以邀稿、徵件的方式、或是將文本拆解重新整理文本中的資訊。在目前的策展方式之外,是否有不同的可能性?
目前,筆者觀察到文學展有幾種操作方式:

一、決定主題後,由策展人整理現今的研究資料並以視覺化的方式展出,有時策展人需針對不足的資料重新蒐集整理補足現今研究不足之處。如台灣文學館《再現天人菊──澎湖文學特展》,策展人即實地訪查澎湖地區的文學耆老,追溯並建立更完整的澎湖地區文學史。

二、徵件、邀稿的方式:決定策展方向後,向作家邀稿,再將稿件整理成展覽文字,並搭配相關的展件展出。如:2013台北文學季《文學摩登──臺北文青生活考特展》。或是由策展人規劃展覽主軸,再邀請專業人士寫作與展覽主軸相關的稿件,以期讓展覽有更豐富的知識性。這種操作方式可能會造成兩個問題:稿件的書寫方式與策展的脈絡是否一致?這些稿件收回後,須由策劃人員消化稿件,並重新潤飾成展覽中用的文字,同時尋找可搭配稿件內容的物件,一起呈現於展場中。上述操作過程也易衍生另一個問題,由於稿件由不同的人寫作而成,當中的用語、書寫方式不同,策劃人員需要更多的時間消化,整理成一個完整的展覽內容,須顧及展覽文字是否統一、展覽脈絡是否流暢等等。

三、將文本拆解,重新組合:這種的策展方式是大量閱讀文本,然後針對文本中針對某一主題的描述抽取出來,重新建構脈絡介紹這些文本裡細節。如文學地圖,大多是將作品中針對地景的描述抽取出來,標誌在地圖上,讓觀眾得以按圖索驥,跟著地圖在文本描述的地點感受文本的描述。

四、透過場景與人物的重建,文學展也可呈現作品的想像世界與風景。如日本京都的源氏物語博物館,除了呈現文學作品的想像世界外,更將安平時代的貴族文化觀透過文學展在博物館中呈現(林玫希,2015)。

而文學展示能否有其他的可能性?如果在策劃展覽的過程,「將文學視為一種啟發」這件事情帶進展覽,在展覽中讓觀眾體會文字能帶來不同、強烈的感受,降低文學的門檻及和文學的距離感,讓觀眾能更貼近文學。以此為契機,讓觀眾在參觀過程中體會文字或文學是件有趣的事,或者對觀眾自身發生影響,讓他們願意更進一步的接觸文學。這樣的處理能否為文學遇到的問題提出一個解決方案,讓大眾更貼近文學,文學也能更親近大眾。

文學展的觀眾

文學試圖透過策展讓更多觀眾能接受,但究竟有觀眾能接受?又有哪些觀眾會參觀文學展?根據Miles(1986)對大眾的參觀行為與態度的研究,大致將博物館的觀眾分為:實際觀眾、潛在觀眾、目標觀眾。實際觀眾是實際到館參觀的觀眾。潛在觀眾泛指一般社會大眾,指有意願到館參觀的民眾。目標觀眾則是指博物館依展覽或推廣活動等等目的,期望到館參觀的特定對象。

依Miles的分類,我們也可將文學展的觀眾分為:實際觀眾、潛在觀眾、目標觀眾,並針對不同的觀眾群設定不同的推廣目標。針對常常參觀文學展的實際觀眾,文學展該如何留住實際觀眾?文學展的目標觀眾則是文學展想推廣的群眾,而文學展可以設計哪一類型的活動,以達到將這些觀眾帶進展場?文學展的潛在觀眾為有興趣來參觀的觀眾,文學展可以提出何種誘因,讓這些觀眾願意踏進文學展展場?這些針對不同類型觀眾的問題,都可以在規劃文學展時一併考量,設立相關目標,以期更準確地達到推廣目標。

文學展成為喜歡文學的人接觸文學的窗口,如何讓更多的人接觸文學及文學展?筆者認為可多方嘗試不同的文學展策展型態或不同的推廣方式,將文學推廣給潛在觀眾,並更進一步讓一般大眾接觸。然而,文學展在推廣文學之外,能否承擔更多的功能?藉由良好的策展,除了讓觀眾接觸文學,更能藉由文學展瞭解更多文學背後的時代背景、文化記憶等。

參考資料

林玫希. (2015). 超越文學的觀看:日本源氏物語博物館中文化記憶的展示與詮釋. (碩士),臺北藝術大學,台北市.

陳佳利. (2001). 博物館中的文學風景─臺灣文學博物館發展脈絡與展室內涵之研究. 博物館學季刊,25(1),39-66.
蘇淑雯. (2009). 博物館展示的文化詮釋-以國立台灣文學館常設展為例. (碩士),南華大學,嘉義縣.

Miles, R. S. (1986). Museum audienc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useum Manangement and Curatorship, Vol.5,pp. 73-80.

(全文刊於《秘密讀者(2015年12月):文學策展與其他》)


官方網站
Readmoo電子書店
TAAZE

《秘密讀者(2015年12月):文學策展及其他》 from Readmoo電子書
← [專題] 「文」與「語」的現代性麻煩:國語運動的再思考 [專題] 文青不在文學館,也未必在往文學館的路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