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3 years ago

其實週末之前,秘密讀者編輯群就有來問我能否給個回應,我答應是答應了,但畢竟在FB以外我還有人生要過。直到剛剛才把施先生的回覆看完。

首先,也是剛剛我才發現啊,我的文章在秘密讀者的露出為節錄,看來施先生好像只有把節錄看完就行回覆,這點我覺得有點麻煩。我寫《惡女力》書評也是乖巧的花個三百塊把書買起來,然後整本書原原本本的看完,再反覆細讀後,方能認真的做出評論,秘密讀者一刊也僅七十塊,實在不應構成施先生對於我們回覆的門檻,因此我在這邊懇請秘密讀者團隊從我那微薄的稿酬中,扣除七十塊,寄完整的版本給施先生,也表達我對作者的重視。謝謝。(編按:已寄到Paris Shih臉書頁面公開的email信箱。)

其次,我想我主要可以回覆的FB動態是這則。這則動態當中融合了我以及另一位作者之文章,所以我僅能回應我能回應之部分。

第一,「另一篇文章認為我毫不在意後女性主義的論爭」我假設這指的是我的文章好了,這樣我就有點不知道該怎麼回應這個,因為我在文章開頭是原文照錄的引用施先生之序言:

女性主義也好,後女性主義也罷,我不是很在乎表面的稱號與學術的爭論。我真正在意的,永遠都是惡女的叛逆姿態。

或許正如施所言每個女人都是複數。這個複數的她之間的論爭,作為評論者不大想介入。

第二,我不知道原來閱讀《惡女力》的「資格」,是要對美國女性主義之爭論要有基本的了解?老實說,我覺得作者的回覆非常好,但我就不懂,為什麼一開始不寫進書裡,描述《反挫》一書在美國女性主義政治的地位呢?而是直接就將其像參考書的「東北有三寶,人參、貂皮與鹿茸」一樣的作為預設知識,而未發展出完整之論述?這才是我在評論文中提到《反挫》之緣故。

第三,其實我不懂在我評論文中這段:

這些惡女通常都美麗且纖細,書中提到唯一不符合這個標準的僅有《醜女貝蒂》的貝蒂,但很可惜的她並不是惡女,而是相對於惡女,放棄慾望的溫良恭儉讓的理想妻子。

要如何讀成我認為施之所以不將貝蒂視為惡女,是因為他外表不夠美麗。

不知道是否是我表達能力有問題,我願意在此再次解釋這段意涵。我的意思是指,書中提到女性幾乎都美麗纖細,唯一不符合標準的貝蒂卻不是惡女,而她不是惡女的原因很明顯,因為她是「放棄慾望的溫良恭儉讓的理想妻子」,這點或許就是施在回覆文中提到的「她無欲奉獻、扮演中產家庭主婦的『道德正確』形象」,就這點上來看,我應該未有扭曲該篇文章的意涵,還望明察。但同樣的問題仍未改變,我文章最後所問的,放棄慾望的女性難道就不能是陰性的女性嘛?這點並沒有得到答覆。

第四,看到「沒有屬於胖身體的規訓」,這句話我還是覺得蠻驚嚇的,原來胖的身體要進入時尚,最終還是要被「規訓」,這點或許就是學科立場的不同。對我而言,規訓無論是針對是胖的身體或瘦的身體,終究是權力的展現,並沒有比父權好到哪,而不屬於可被規訓的胖身體或拒絕被規訓的身體,還是一樣的受到排斥。拿有二十幾季的其中一季Reality Show的結果,就當作「溫馨現代美國夢神話」(更不要提超級名模生死鬥常常被質疑為Tyra的個人秀,及賽後參賽者多數在業界路並不好走等)是否有比例原則或代表性的問題,這姑且不論,光是規訓繼續存在,就可看出施先生也同樣認為時尚確為一種身體之規訓——界定「正常的」身體並馴化之。

第五,關於《慾望城市》的註腳。有趣的是,關於《慾望城市》我說了這麼多,結果只有註腳被看到。但我好像也沒在註腳提到我認為「結婚=被收編」,而是相較於其他篇被認定為進入中產階級婚姻的角色,《慾望城市》的四位角色也有同樣的狀況,我很訝異為何作者沒有提到?同第二點,我覺得作者的回應其實我是可以接受的,但我也同樣不解為何這不寫在書中,鋪陳這個脈絡,如此就不會讓人有「為何有些人進入婚姻,就是無欲奉獻、扮演中產家庭主婦,而有些人不是」的困惑。

以上五點我大致上回應完畢。因為書現在不在手邊,較難舉詳細的例子,還請見諒。關於文章其他好像跟我文章不相干的部份,我有一點點建議想回覆施先生。在此二篇文章當中,我並無看到任何攻擊您為生理男性之字句。或許,秘密讀者之編輯或外顯之代表人物曾經讓您有過不快之感,但這仍然不抵過這二篇文章為認真閱讀過您的書籍之後,再行發表之評論,而其中也並無任何人身攻擊及過多書本外內容之探討。認真探討如何能夠更加增進論述的強度,或許並不符合姊妹之間的自戀文化,但同樣身為寫作者,我認為認真念完後再行回覆,無論是針對於書籍的評論,或針對於評論之評論,都是需要的。所以我會要求《秘密讀者》將整刊寄給您,謝謝。

另外尊稱您為施先生,並不是因為您為生理男性,而是我也不知道怎麼稱呼,就以一般傳統會稱呼作家作為「先生」的方式來尊稱,還請您不要介意。

← [專題] 說你想聽的故事你才聽?(全文) [專題] 以女人之名為難女人(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