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3 years ago

五月號出刊至今,各方朋友陸續給出了回饋,我們樂見討論此起彼落,在不同的社交圈裡激盪。我們認為文章鮮少只有一種讀法,只是當讀者(對某些句段)的詮釋跟上下文兜不大起來的時候,我們還是想略作說明,以利討論進一步開展。

五月號專題並非針對特定人士。編輯群輕縱拿別人隱私說嘴的修辭,實有疏失,為此再度向讀者道歉。該已刪除的句子,的確很容易讓人產生針對特定人士、甚至人身攻擊的觀感。然而,如同我們之前提過的,五月號專題探討的主題是面向大眾的勵志作家與作品,以及階級勵志偶像,探討其不同的操作方式。這樣一來,勢必涉及特定的人事物。專題文章的作者褒貶這些人事物,但是並非針對「個人」,而是針對其主張,或有辦法從作品中分析、拼組而得的觀點。《秘密讀者》的稿費如此微薄,專題作者實在很難以駁倒誰為樂。如果專題文章分析、拼組的材料與手法不盡適切,該當批評;如果讀者從同一批材料拼組出不同觀點,從而褒貶不一,我們非常期待這些看法能登上下一刊。

這些人事物首先是直接受褒貶的對象,其次,這些人事物更作為範例,讓讀者能「順藤摸瓜」,窺見一種類型。就五月號而言,我們就以Paris Shih為例,勾勒出「階級勵志偶像」這麼一種類型。也基於這一層轉折,編輯群得以說服自己、從而有可能說服讀者:五月號專題並非眾多人身攻擊的雜湊,亦毋庸衝著誰而來。作品跟作者、觀點與署名之間的距離能拉開幾許,評論的生機就有多旺盛,或蹇癟。

〈惡女,「力」在哪裡?〉跟〈說你想聽的故事你才聽?〉這兩篇都論及Paris Shih,兩文宜於並讀。後文先質疑《惡女力》「學院派」的品質,提出兩種質疑的理由,其未深入之細節則可在前文中找到。細讀前文,作者不但沒有「攻擊」Paris這個個人,還先提出《惡女力》裡可圈可點的論述,中段才提問:愉悅了,爽過了,那麼到底「誰」可以當惡女?乍看之下,這是要拆《惡女力》的臺,可是如果不這麼問,又要怎麼把層次拉高到「女性主義如何淪為資本主義的小婢女」呢?這兩篇文章都以指出侷限為念,藉著辨認侷限而有可能想像不同的戰術與策略。敬愛的讀者,我們只是無法安逸於「自由的鏡花水月」,而在思考中把《惡女力》勾勒的惡女形象,「付諸實在、當代的實在來檢驗」1,也希望各位共同思考。是以,這兩篇文章從來沒說過「《惡女力》從頭到尾無一字可取」,就是希望讀者一起來確認,可取的界線到哪裡。

我們並沒有淨揀容易的來批判。〈說你想聽的故事你才聽?〉先給了兩種可能用來批評《惡女力》的論點。其一是「遲到」,這一處甚遭誤會,作者也後悔寫作不夠清晰。儘管不夠清晰,前後文對照,應該可以明白,洪凌、陳雪、何春蕤等事例是略舉1990年代至今、台灣社會出現過的虛構與非虛構的「惡女」,其「惡」在於「讓台灣社會應對失據或苦惱,暴露其尚未準備好面對多元性與性別實作的窘態」,不是主張這些事例都是「相同的」。再來,備受爭議的一點是Paris究竟需不需要處理台灣的惡女?〈說〉文的作者沒有寫明的意思是,如果作者與出版社都不反對「學院派」的定位,那麼論述上回顧與回扣台灣社會,似乎不是過分的要求。或者Paris閱讀好萊塢電影有其獨到之處,勾勒出甚能啟發本地社會的「惡女」內容,那也甚好,惟其侷限已由〈惡女,「力」在哪裡?〉指出。回顧與回扣台灣社會的要求,似乎很容易被當成惡質的民族主義,甚至「愛台灣」的意識形態,〈說〉文的作者也深知此弊,只是,假使《惡女力》只能在特定社會、特定條件下施展,卻期待Paris未來對惡女力在「哪些局部作用、在何種條件下展現」能多作些說明,讀者應該會更受用。

然而,講到底,〈說〉文提出的兩種可能的質疑方式,只是為了後面提出「階級勵志偶像」的概念作鋪墊。他不是講得很明白嗎?「如此提問,本身也犯了學究病」,耽於這兩種可能的質疑方式,這種程度的批評,沒有辦法掌握在各種媒介、場域之間、由出版社、書籍通路、時尚雜誌、學院等機構共同打造出來的「階級勵志偶像」。是以接下來才要探討出版社如何打造《惡女力》,通路、時尚雜誌等如何接招,不同類型的讀者如何為同一本書而著迷。當代各種媒介的運作方式南轅北轍,敬愛的讀者您心知肚明,《秘密讀者》為了稍微揭開「巷子內」的作法,特別懇請八旗文化讓我們訪談(再次感謝),儘管本書的擔當編輯與行銷鼎力襄助,作者限於才學,寫不到要緊處,卻是真心誠意地,欣賞參與打造階級勵志偶像的出版社——八旗恰如其分地做了一本好書。

經過中段對階級勵志偶像的界說,結尾才能討論其侷限。〈說〉文也明白寫了:「沒有偶像的生命搞不好活不下去」,「建立階級勵志偶像這個概念並無輕慢之意,而是為了更確切地把握現象,以便指出這種勵志的限度。」這部份還請各位讀者移駕該文了。

《秘密讀者》因其匿名,面對許多倫理問題,自當更加警惕,五月號的疏失可能造成的傷害,我們會謹記。不過,經過以上說明,我們誠懇期待諸位讀者會同意:我們犯了錯,但評論並未一起墮落。請接著讀〈說你想聽的故事你才聽?〉


  1. Foucault, Michel. "What is Enlightenment?" In The Foucault Reader, edited by Paul Rabinow, pp. 32-50. New York: Pantheon Books, 1984. 

← [專題] 惡女,「力」在哪裡?(節錄) [專題] 說你想聽的故事你才聽?(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