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3 years ago

女性主義也好,後女性主義也罷,我不是很在乎表面的稱號與學術的爭論。我真正在意的,永遠都是惡女的叛逆姿態。這本惡女力,是為全新一代惡女所寫的枕邊崩壞童話。

——《惡女力——後女性主義的流行電影解剖學》1序言。

《惡女力》主要分析對象為銀幕上的「惡女」,將被定義為惡女的角色從文本中提出,主要探討其如何展現陰性力量,釋放身體與情慾,其寫作方式將電影作為分析的主要文本而分章描述,而無固定的主題貫串之。從這些章節中我們隱約可見作者並不希望本書僅止於分析,而是有明確的政治指向,即為從這些「惡女」中看到女性對抗父權社會的潛能,並且藉此招喚出不同於過往「舉止端莊、相夫教子、不能有自己意見的男性附屬品」2之女性形象。

作者長期撰寫部落格「後女性的魔鏡夢遊」,而在本書副標中亦可看到後女性主義作為主要學術觀點的參照。作為性別研究或女性主義者,在當代女性主義在台灣的發展已逐漸成熟,但相關社普書籍仍然缺乏時期,對於本書的見世,我抱持著相當樂觀其成的態度,並期待能夠引介更多人理解性別領域。不過等閱讀完此書過後,我發覺無法本書定義為學術書籍或學術普及之書籍。從我上述引用序言,我們可以看出作者自己對本書之定位──女性主義與文化研究所談的一場羅曼史3──既然是羅曼史,他並不在意後女性主義的稱號及學術上的爭論;我也並不認為這是一本單純談電影或是一般市面上的勵志兩性書籍,因為他仍然大量的使用了「專有名詞」,像是在書中隱約可見對立的幾組概念:主流女性主義vs後女性主義、陰性vs陽性、慾女vs無慾等,但這幾組對立的名詞其定義幾乎可以說是相依而生,好似不是主流女性主義即為後女性主義,不是陽性即為陰性,不是慾女即為無慾之身體一般,我們並無法明確看到到底這些名詞實際上代表的是什麼意思,只能以學院內的各自理解觀之。也就是說這幾篇影評,與其說是女性主義的普及書籍,倒不如說是作者自己的觀影筆記,而且由這些名詞被使用的方式可看出,作者自然不需要在意後女性主義學術爭論,因為對他而言,這些名詞之定義皆已是定論。

相依而生的專有名詞們

我們以首篇〈顛覆珍.奧斯汀,改寫傳統羅曼史的《BJ單身日記》〉來舉例,作者提到了女主角布莉姬謊稱自己在閱讀《反挫》實際上在閱讀《男人來自火星女人來自金星》,作者稱前者代表的是「典型的主流女性主義政治」後者象徵的則是「後女性主義的『愛情』政治」4

欸?為什麼?

為何《反挫》一書代表了主流女性主義政治?什麼是主流的女性主義政治?自由主義女性主義、基進女性主義、馬克思女性主義、國家女性主義⋯⋯?到底「主流女性主義」的內涵是什麼?在本書中我們只能看到主流女性主義被塑造成「後女性主義」的對立面,甚至要在書中疾呼女性主義者不要再將矛頭指向另一群女性身上,應該要瞄準男性,讓女性主義跟後女性主義共存5。作者將萊維等女性主義者列入主流女性主義的殿堂,但卻甚少提到所謂的主流女性主義,到底「主流」在哪裡?是在學院為主流(哪裡的學院?)、在政策上為主流(喔這真的看不出來)還是在大眾文化上為主流(有可能嗎?)。

這些食古不化、老派、保守的女性主義者,到底主流在哪裡?

同樣的,「後女性主義」到底是什麼?我們從書中無法看到任何推論過程。為什麼《男人來自火星女人來自金星》是後女性主義的愛情政治?作者說是因為「引導女性重奪愛情主導權」。可是,《男人來自火星女人來自金星》是一本預設寫給兩個性別的兩性書籍,書中所指導戀愛與婚姻的相處方式,多半來自於性別本質化的想像(女人就是⋯⋯/男人就是⋯⋯),當然我並非認為,將性別本質化就代表本書不能作為引導女性重奪愛情之主導權的教科書,問題是這中間的論述呢?還是只要有想談戀愛就代表是後女性主義?

作者對於陰性與陽性(無論後面接的是力量、著迷、知識、世界⋯⋯等)的定義則更明顯,在本書中陰性跟陽性彼此對立,幾乎無法同時並存於同一角色,卻都未有一個詳細的論述與操作型定義,好像是閱讀者彼此間約定俗成的常識,例如討論〈從《金髮尤物》看陰性力量與陽剛神話的消長〉一章中,第一段為:「《金髮尤物》在我眼中是少數肯定當代後女性主義與陰性力量的時尚電影。電影將陽剛與陰柔化為符碼,哈佛法學院與法庭代表陽剛的價值,以素色和黑色為代表,而艾兒熟悉的時尚與美容領域代表陰柔的價值,以粉紅色為代表。6」我預期在後面的論述中應該會提到這哈佛法學院跟法庭就代表陽剛或時尚跟美容領域就代表陰柔之原因。但沒有,時尚知識理所當然的被理解為陰性知識,粉紅色自動成為少女力量的象徵。作者說他認為「《金髮尤物》真正想挑戰的並非是男性與女性的二元對立,而是陽性特質跟陰性特質之間的二元對立。」7,但卻在定義中以傳統刻板印象作為連結,跳過論證而抵達「時尚、粉紅色」就是陰柔的結論,我認為這才是真正的陽性跟陰性二元對立。

當然,我並非無法聯想或理解為何哈佛法學院跟法庭被認為是陽性而時尚與粉紅色被認為是陰性,而是這太簡單了,如果我們只是憑藉著直覺或理所當然而作出評斷,很容易產生任意而武斷的結論。我並不否定作本書多數文本分析的方向,像是我確實也贊同《BJ單身日記》展現了當代女性在女性主義運動發展後,女性面對遵循女性主義的政治正確,以及順著社會規範有比較愉快生活之間的拉扯,同時我也贊同《BJ單身日記》可以看出不同於以往的浪漫愛神話,當中出現了女性角色的轉變;又或是顛覆了傳統大老婆vs小三戲碼的《婦仇者聯盟》,展現了即使是在情慾關係中互相競爭的女性也有結盟可能等。但如果我們真的要將作者所希望提倡的惡女觀影學作為有解釋力的文本分析方式,必須要有更細緻且小心的推論。

不過,既然作者都說了,他只在意惡女的叛逆姿態,因此我想我可以先忽略這個問題,把焦點放在書中的「惡女」上。

惡女,到底「惡」了誰?

既然稱為惡女,就代表這群女性一定行了什麼惡事。而在本書中,這些「惡事」當然是針對書中提到「傳統的父權社會」而來。作者成功的塑造出一個跨文本的惡女形象──她自戀、自我著迷、展現自己陰性的身體、暢談且享受性、充滿各種慾望。而這些慾望更展現在惡女的穿著、打扮甚至消費當中,因此作者頌揚時尚產業,認為這是一個全然陰性的世界。作者稱父權社會怕了時尚,因為這是一個陰性化的產業,產業中多數為女性與同志,潛藏了女性跟酷兒的力量,象徵了陰性他者跟陰性神秘⋯⋯。當然,我並不認為「時尚」是反女性主義或是物化女性的,我確實贊同時尚產業如同作者所言部分翻轉了陰柔特質,並且在其領域當中,陰柔氣質反而是更有優勢的。但作者似乎忽略了,不是只有「陽性」或「父權」會壓迫人,陰柔氣質或是書中所言的陰性特質、陰性外貌等同樣也可能對於他者產生壓迫與身體上的規訓。這些惡女通常都美麗且纖細,書中提到唯一不符合這個標準的僅有《醜女貝蒂》的貝蒂,但很可惜的她並不是惡女,而是相對於惡女,放棄慾望的溫良恭儉讓的理想妻子。當本書頌揚陰性的同時,卻可以看到這個陰性的世界排除了許多女人,不性感的,或者至少排除了不努力讓自己性感的,就像布莉姬一樣,妳至少要把「我要減肥」掛在嘴邊。拒絕性感的則被歸到的另一端——乖巧的、被馴化的、笨拙、樸實對衣服沒有消費慾望的女性。無慾的女性何以不能是陰柔的女性?

作者描述了一個值得被批判的現象:女性的慾望相較於男性更容易受到譴責,以及更多的限制,男性或所謂的「陽性」世界對於時尚或穿著知識的蔑視,一定程度表現了他們對於女性所擅長或在意的事之較低評價。但這都無法否定,時尚本身對於必須要「瘦」的身體之規訓、對於怎樣的身體可以被慾望、消費的塑造,同時也是對於女性的壓迫。為什麼穿著舒服但難看的衣服就是無慾且不解放的,為什麼當女性無慾或雌雄不分時,身體就是易於掌控的?當惡女逃離父權社會、家庭,可能甚至是宗教對於性及身體的壓抑及規訓後,卻進入了另外名為美麗的牢籠。

甚至,這「美麗」的標準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達到的。作者書中所提到的惡女,無論是《控制》中艾咪、《辣妹過招》中的蕾吉娜、《慾望城市》中的四人組等也確實都讓人心嚮往之且當之無愧8。當我們在凝視、認同這些「陰性身分」的時候,「我們」(正如同教主所說的所有女性都是複數)確實是爽的,是愉悅的。

但爽過後呢?我必須要煞風景的問句:到底「誰」可以當惡女?

我們無法忽略本書中除了《惡女羅曼死》之外,所選的文本都是歐美且多數為好萊塢系統之下的電影、影集,在這些歐美文本中,除了婦仇者聯盟由妮基.米娜飾演的莉蒂亞及218頁提到的「亞洲女孩克蕾兒」外,都是白人,並且多數為中產階級以上的專業或管理階層。備受作者推崇認為其創造了女性形象再現的歷史指標之《慾望城市》,主角凱莉只是一個專欄作家,卻可以住在曼哈頓,衣櫃裡有無數雙價值400美金的Manolo Blahnik;夏綠蒂是藝術品交易評鑑人、米蘭達是律師、沙曼珊是公關(而且有自己的公司),不難猜出這些人為什麼有時間可以吃早午餐並有足夠的暢談性與愛。

穿不起Manolo Blahnik的女人,到底能不能夠變成惡女?

做Manolo Blahnik的女人們,到底能不能變成惡女?

賀照緹的《我愛高跟鞋》中,站在生產線兩旁日復一日敲打黏製高檔鞋的女工,有沒有可能終有一日踩著他們親手打造卻永遠買不起的高跟鞋,癡迷的凝視櫥窗裡的自己,並拜金、敗德、縱慾,恣意的展現自己的性與情慾?就如同,之前蔚為風尚的「This is what a feminist looks like」T恤,展現了女性主義成為「時尚」的可能,各式明星與政治人物紛紛表態,穿上T恤。卻在不久後傳出這件T恤的工廠是血汗工廠9,而且更慘的是,血汗的是「女工」,當女性主義變成時尚後,它的背景圖案變成另一群女性鮮血淋漓的剝削。

惡女的姊妹情誼中的姊妹不包含她們,書中提到時尚電影當中自慾自戀的陰性惡魔到底對誰而言是惡魔,是男人,是父權,還是在全球化勞動鏈下最底層的女性?

女性主義如何成為資本主義的小婢女?

在分析《慾望城市》的章節中,作者提到訂閱戶崛起造成廣告商對於電視節目的掌控,帶來消費者中心時代。因為少了廣告商限制,《慾望城市》的傳奇才由此誕生10,因此可以在公共空間中大方談性。這種說法好像《慾望城市》是為廣告商所不喜般,讓我大感不解,我想不乏有女性如同我,若是沒有看過《慾望城市》,Manolo Blahnik是鞋還是電腦主機的品牌都茫然不知。與其說廣告商會不喜《慾望城市》,倒不如說《慾望城市》每一集無處看不見「廣告」的存在,只是從明確的廣告轉變成置入性行銷。而凱莉嗜穿的Manolo Blahnik則一直都是置入性行銷的神案例,隨著凱莉.布雷蕭成為都會女性的象徵、叛逆少女的夢想,Manolo Blahnik也成為都會女性的紅舞鞋。無法被父權馴化收編的紅舞鞋,價值四百美金。

美國女性主義學者Nancy Fraser在回顧美國女性主義發展史時問了這個問題:「How feminism became capitalism's handmaiden」11,女性主義何時成為了資本主義的小婢女?這是Nancy Fraser針對美國第二波女性主義的尖銳提問,其認為第二波女性主義雖可批判戰後國家在市場扮演積極介入角色,以確保國家經濟之資本主義,卻無法抵抗當代跨國、無中心,強調完全自由競爭市場的資本主義。雖然我並不清楚施舜翔所稱之「主流女性主義者」到底是什麼,但確實有很大的可能,指涉的對象是美國的第二波女性主義。有趣的是,Nancy Fraser和施舜翔或許同樣對女性主義現今的發展有所不滿,但前者是質疑女性主義如何不再抵抗甚至幫助資本主義,後者則擁抱資本主義,認為它會帶來女性的叛逆跟解放。

抵抗父權的惡女,卻是市場的看板女郎。

惡女所自戀其實不是自己,而是市場塑造出的自己。

當然,藉由消費造成性別權力關係的翻轉,並非不可能,但非常危險。大衛.哈維在《新自由主義化的空間》一書中,提到新自由主義強調私人和個人自由、自主與責任的重要性,將社會問題轉化為個人創業長處以及過失的角度來解釋,而不是歸諸任何系統性的特質,針對於個人的人權問題,必須由個人的努力來解決。Nancy Fraser同樣也提到當女性主義在學術上對於認同議題的重視,逐漸將焦點從平等轉向認同,專注於性別群體內的認同政治。無論是媒體再現或象徵系統,以及《惡女力》中同樣明顯的自我追求等,變成了被關注的重點,個人藉由自身能力(或就是所謂的惡女「力」)反轉自身的性別位置,以此貶抑了經濟階級差異的政治經濟分析,更容易與新自由主義下的市場合流,變成女性之所以一直處於較為弱勢的性別位置,是因為個別女性的不夠努力或不夠解放。「愛自己」變成了女性是否夠努力的標準之一,百貨公司、姊妹淘或Womany網站等一邊大談自戀或愛自己,一邊販售或廣告化妝品跟刮毛刀,個人的消費成為妳是否夠解放、夠敢曝之契機。

而這樣的「女性主義」(或後女性主義)到底是不是資本主義的小婢女?或是否就像成為血汗工廠作出來的女性主義T恤一樣,成為跨國資本主義的遮羞布?我們必須再次警覺本書的位置是來自於歐美(多數為美國)的大眾文化,其所彰顯之性別政治,是否也同樣的成為國際性別正義融合跨國資本主義治理,對發展中國家的論斷與干預——好比《慾望城市》電影版第二集中,四位女主角至杜拜的劇情,不乏有西方性別政治「解放」伊斯蘭教國家女性之寓意一般。

(全文請讀《秘密讀者》2015年05月號)

官方網站
Readmoo電子書店
TAAZE 讀冊電子書(上架中)

參考書目

大衛.哈維著,王志弘譯,《新自由主義化的空間》,群學出版社。

Nancy Fraser, "Feminism, Capitalism and the Cunning of History," New Left Review 56 (March-April 2009)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惡女,「力」在哪裡?〉秘密讀者編輯團隊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


  1. 以下簡稱《惡女力》。 

  2. 引用自本書封底。 

  3. 同樣位於本書序言。 

  4. 《惡女力》,頁23。 

  5. 《惡女力》,頁148。 

  6. 《惡女力》,頁180。 

  7. 《惡女力》,頁184。 

  8. 不過,作者不知道是刻意還是不經意,忽略了《慾望城市》的四個女主角中,凱莉仍然乖乖的結婚進入理想家庭中(甚至因為無法生小孩而跟其中一任男友分手)、米蘭達仍然進入婚姻關係並且明顯的在劇情中為了「愛」而改變自己原本的生活,肯定傳統家庭、夏綠蒂原本不孕接受領養最後仍然懷孕、莎曼珊在影集最後還是進入長期親密關係(雖然在電影結局中分手)。 

  9. Women Making $70 Feminist Shirts in Factory Paid Under a Dollar an Hour,2015/5/15取用。 

  10. 《惡女力》,頁35。 

  11. How feminism became capitalism's handmaiden - and how to reclaim it,2015/5/15取用。 

致讀者,就五月號出刊後的質問 →